三脚猫不是猫

不喜欢小动物却想养猫的生理性脑子有病患者

看呀看呀,这是我的骨头

沾满了活着时的艰辛

撕破了肮脏的皮肉

被雨洗得白花花的

突兀而出的,骨头的尖突


…………


看呀看呀,这是我的骨头——

是我在看着?真是可笑

灵魂留在身后,

又来到骨头的居处

在一旁看着吗?


……


                                                    ————《骨头》中原中也


真的好喜欢这篇

或者说中原先生的诗都很喜欢

我喜欢BSD里的中也

也敬仰现实当中的中原先生

或许不能否认当中的爱屋及乌………?


中原先生最打动我的或许也不是诗中的片段

我更羡慕的是他曾有过背着桃枝去酒馆的举动

我觉得这是独属于诗人的浪漫

是我无法想象无法去做也无法企及的

但我希望自己能去理解去欣赏





                          


我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试探着孤注一掷的
绝望的感觉

我的头掉了
汩汩的血液从横切面冒出来
头进了泥土
血成了养料
生根  发芽

我死了
弟弟的玩具是我的尸体
哥哥的器皿里是我变质发臭的血
爸爸的箱子里是我的残肢
妈妈的铁罐里是缝纫我尸体的工具

妈妈的铁罐裂了
漏出无数钢针
爸爸的箱子破了
东西从房子的东边滑到了西边
哥哥的器皿碎了
渗出粘稠的黑色液体
弟弟的玩具坏了
脑袋在身子上一晃一晃的
掉了下来